chilly

与其伤心 不如前进

嗜睡 暴飲暴食 聽音樂 以前是心情不好的時候所形成的減壓方式 不知不覺 可怕的是 這些本能使我愉快的事卻成為了一種習慣 愈演愈烈  壓力卻絲毫無法減少
於是我選擇轉變方式 減少睡眠和飲食 或適度丟下耳機  
今天和朋友聊天 朋友覺得自己最近異常頹 我就問怎麽搞的 朋友覺得晴天睡覺睡多點無所謂 因為本身事就多 不覺得無聊 可陰雨天卻還要如此沉悶 則不能忍
哇 就感覺 偶爾需要反向思維去檢驗自己 在不同對立的角度去找問題 就能發現問題出在哪裡了

之前認識了一個超喜歡hiphop的人 他給我分享了幾首個人早期入坑時聽的歌 我隨口說了一句 你蠻酷的噢 結果他很反應地回駁了我一句 我他媽超酷 然後加了微信 又給我塞了幾首歌 朝朝手揚長而去

外文老師認為現代化帶來的是無限制的物慾和異化 點明自己的觀點是主張鄉村生活 現代化折射出本身的現代性問題 馬克斯韋伯認為現代性就是理性問題 作為一個歷史概念 更多地能追溯到啟蒙運動以後 西方成熟的資產階級政治和文化而迎來的十九世紀的光輝

elf的潤唇油  超粘膩味道還不好  但疊加一下kiko的唇釉 簡直光澤感美爆了

昨晚hjh給我打電話了 我們談 根據自己的方法 續約一天一天來 所以我們談了兩天戀愛 電話那頭喝醉了酒 一個人坐在外面 有蟬鳴聲 意外的驚喜和開心
老實說 他挺讓我驚喜的 每次的對話都能給我一種心動的感覺 可我不得不控制這種感情 也許是本能地覺得累和害怕 又或許是覺得不可能不切實際 不夠真實或者我目前還沒有什麼力氣去體會和感受別人的心理
當個朋友吧 我總和自己這麽說 哪有突如其來地心動 黑名單里的攔截 撕了很多從書桌里翻出來的小紙條 今天又撕了很多 扔在外賣吃剩的盒子裏 和垃圾一起扔走 幫自己做決定 特別是與心理相違背的決定 其實出奇的容易 只等你誇出去的那一步 然後走遠一點 再遠一點 我媽在暑假那會看見我哭成那般糊狀 在公車上只是握緊了我的手 帶我吃了一頓旋轉小火鍋 說了一句 這次抗過去了就是抗過去了 然後送我上了飛機
真的 走了很遠之後 就不能再回頭了  只是疲憊感偶爾壓得我難以喘息 這才有了blog存在的使命 希望誰也別讀到這裏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戲謔中年人的聲音:“黃先生 身材不錯噢” 他也已經醉了 說了一些讓我心暖的胡話

“每个人的快乐都是有限的,如果你和另一个人相处衍生不出更多有趣,就不要过多深交了。一个人最可贵的地方就是情绪价值。找到可以交换优质情绪的人,你的快乐就会越来越多。好的情绪一定要合理利用,把幽默投资在能让你变得更幽默的人身上 ,你输出的可爱才有意义。”

困 却不想再做噩梦了

马拉美评述

法国著名印象派画家高更为马拉美所作画像
当时著名诗人波德莱尔的诗集《恶之花》已在青年诗人中产生了巨大影响,也深深地吸引了马拉美。马拉美开始贪婪进行着广泛的阅读,进行着一个文学家必要的准备。1862年初,也就是在马拉美20岁那年,他的朋友德·萨塞发表了诗集《巴黎诗草》,马拉美写了一篇热情评论这部诗集的文章发表于《桑斯日报》。同年,他的诗也开始在杂志上发表。尤其是《打钟人》和《恶运》两首诗在当时著名诗人芒代斯主编的《艺术家》杂志上发表时,他的名字被和当时文坛的泰斗戈蒂耶和庞维勒等人并列。
马拉美的《恶运》一诗引起了朋友们的关注和赞赏,他那内心中所含的对命运的不公及挑战意味使青年诗人们受到了鼓舞:
像被人群惊扰的畜牧,
遥望穹天,蓬起闪光野性的长鬃,
在人世的大道上蹒跚而行。
一股黑风扯起他们当旗帜,
用生彻入肌髓的严寒将他们驱策于迢递关心,
将道道懑愤的辙迹留在他们心田。
怀着与大海邂逅的向往,
没有面色,没有拐杖,把尸托摒葬,
咬着酸涩的金色柠檬徜徉、彷徨。

大概诗人的追求多半如此,马拉美的那种精神追求和献身缪斯的理想,一般是超脱于世俗生活之上的。他的精神每日每时都在一种精神领域里翱翔。当他在外省小城狭陋的花园里漫步时,当他到教堂庄严的圣仪中去做祈祷时,当他在黄昏芳香的大街上徘徊时,他常常遇到一位年轻的少女。她"生着一头金发,带着眷恋的目光,一种令人心荡神驰的淳朴",他写到:"把我吸引到她身边的是一种眼神,一旦看到它,它便立刻透进了我的灵魂;她一旦把那眼神撤去,就会使我受到一种致命伤"。

今天凌晨 互換了手機號 我和hjh戀愛了
依照愛芙林的話: “智慧的所羅門曾下令制定樹木中間應有的距離;羅馬地方官也曾規定,你可以多少次到鄰家的地上去撿拾那落下來的橡實而不算你亂闖的,並曾規定多少份橡實屬於鄰人。”希波克拉底也流傳剪指甲的方法,要齊手剪。認為把生命的變易和歡樂都消失殆盡的那種有憂悶和亞當同樣古老。
但人的力量從未被衡量出來,不能根據一個人已經完成的事來衡量其力量,因為每個人都做的少機了。
國慶假期結束了,今天的室外溫度是2至13攝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