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lly

你讓我可愛 我卻只能霸道

認識他三個月 昨晚給我發了邀請聖誕一起用餐的消息 心裡真的有被驚到驚喜的甜蜜

然而發現他沒有存我手機號 還反復確認是不是我沒給他的時候 心裡漸漸又冷卻了

認識三個月會在這一瞬間覺得難過到暴斃而哭出來

擺脫不了依賴心理 就彷彿沒辦法正常戀愛
來得也快去得也快

還是和我的小姐妹一起開開心心吧

Guillaume Apollinaire(纪尧姆·阿波利奈尔) 或许是被当作超现实主义的开山鼻祖而出名的吧(在戏剧Les Mamelles de Tirésias(《蒂雷西亚的乳房》)里使用了surrealism这个词)。然而我所知道的他是因为他作为未来主义诗人,在继承了直觉主义对于新的表现手法,新的美感的呼唤的同时,并没有象所谓的右翼未来主义者全面否定传统,而是主张要“重视经验和秩序”。这个颇有点现在主张非理性是作为对于理性的有效补充而出现的想法,(虽然我认为理性本身应该是作为非理性最重要的补充,负责发展,系统化,和一定程度的交流及普及(broadcast)所用)也是我所喜欢的。《蜜蜡波桥》作为apollinaire代表诗集《醇酒集》中最为流传的一首诗歌,也带有了未来主义的特色,犹如这句“让黑暗降临让钟声吟诵时光消逝了我没有移动”;至于句子的反复出现,和标点符号的不存在,这些作为创新的尝试,似乎早被现在的人所接受了,当然其实我也并不知道法语是如何写的。不过我也不知道原来以前诗歌是有标点的,呵呵。

其实apollinaire称呼自己为立体表现主义诗人,这个让我想起了杜尚的画。简单解释一下,立体主义和未来主义在画派中的意义,毕竟所有的文学要素几乎都来源于画派的影响,这或许也是画派作为第一艺术的原因。

立体主义其实是对于单一视角的突破,摈弃透视学视角的统治性,而将多个角度的画面同时存在于一个画面中,使得成为另一个意义上的三维空间。

而未来主义则其实是一种四维空间的表现,也就是让时间这个维可以在画面上表现出来。那么比如杜尚的那幅其实就是一个新的四维空间的表现。


现在室外温度零下二十一摄氏度
再厚的羽绒服我都觉得冷
所以我决定
不出门啦

再酝酿一段感情然后和一个人开始 从最开始的四年 后来的三年 再下一个人我似乎没什么力气 以前笑ltm说自己根本没有谈恋爱的打算 等着家里安排相亲

不啊 我还是不想那样


理想型 ❤

我讲句老实话
开心的人一般很难在一时间理解不开心人的心理
不开心的人也想自己能开心 慌到了手足无措的感觉多了 就麻木到习惯了不开心的常态 于是就生病了
既然是生病了的人 他有多想开心起来 这是一件很难被理解的事了 就像抗生素用多了会有耐药性而失效一样
有些人体内的快乐因子很难被激活 但渴望往往容易更容易致郁
希望多点关怀的同时 也得学会自己强大

2图是堪称20世纪意大利最杰出的艺术家阿梅代奥·莫迪利阿尼1915年在巴黎为阿赫玛托娃所作画像中仅存的一幅。莫迪利阿尼一共为阿赫玛托娃画了16幅素描。在这些画像中有阿赫玛托娃全裸地躺在床上,人们由此猜测他们关系的亲密。右边这幅画曾跟随阿赫玛托娃从列宁格勒疏散到塔什干,战后回到列宁格勒又重新挂到了寓所的墙上。短命天才、天性高傲又有着病态的纯洁的莫迪利阿尼画风过分狂热和放肆,一生为穷困、酒精、毒品和肺结核所困扰。他和阿赫玛托娃在巴黎约会时,甚至没钱坐到需要收费的位子上。1920年1月25日,仅仅来到世界36年的他离开了人世。在他的葬礼上,他的妻子珍妮·赫布特尼从6层楼上跳下,摔死在人行道上。2015年他的一幅《侧卧的裸女》以1.7亿美元的价格拍出,为中国上海收藏家刘益谦夫妇收入囊中,这是史上第二高的艺术品拍卖价格。

人會不自覺地做很多傻事 比如傾瀉情緒在一個毫不相干的人身上 如果對方願意承受 等你的情緒走後 那個人就是帶著一身痛被你攆走 如果對方根本不想理你 你就得知道這是理所當然的事
這裏所說的對方 非情人或暗戀喜歡的人 而真的只是一個意義上 在你情緒崩潰時 被你抓住賴上的人 畢竟人爆發感性的時候總是自私又敏感的
為什麼越來越感覺情緒沒必要傾瀉 就只是因為那部分的感性也已經逐漸被理性蓋住了
沒必要 也不傷害
如果把這些關係都扯清 人真的都只是孤獨的個體
成熟隱忍又不動聲色
不想 卻必然

但也是能快樂的

複習 考試 備課 講課 失眠 是我這幾天的死循環